涂—锻不到鹤丸不改名

something for nothing

【土方组/兼堀】我想帮你做点儿事

100of的点文


兼堀兄弟paro







我叫和泉守兼定,今年高一。


我有一个哥哥叫堀川国广,今年高三。


为什么我姓和泉守而我哥哥却姓堀川?


哦,这个啊,因为我们是一个重组家庭,姓当然不同了。


别看他比我大两年,其实他还比我矮一头。


我不怎么叫他哥哥,就叫他国广,就像他叫我兼先生一样。


国广他很会做家务,我的脏衣服都是他在洗,去学校带的便当也是他给我做的。


上次学校举办运动会,我上场的时候,他举着个小红旗在旁边给我疯狂打call,比那些花痴女还疯,活像个见了偶像的fans,不过我不讨厌,还有点儿小激动。


国广这个人还很心善,上次他们班上体育课,旁边有一群来我们学校借操场放风筝的小孩儿,有一个小孩的风筝线缠在一起了,国广就一直在那里帮人家解线,为此还错过了下一节课被老师说教了一番。


我怎么知道这么详细的?


这个……你们别误会,我才没有刻意去找人打听呢……


你们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


都说不是啦!


哈?!


我才不是什么变态呢!!!


那就是我喜欢他?!


对,我就是喜欢他!


「死一般的寂静」


刚才的话,你们能当作没听见吗……


好吧好吧好吧,我就是想找个机会报答一下他这些日子对我的照顾,顺便告白……


你们,怎么又是这种眼神……


好吧我认了,我主要是去告白的……只是要找个什么借口呢……


哦!有了!!!








————————————————————



“兼先生!不是说好了今天一起打扫屋子的吗?可不能偷懒啊,快起床,早饭在桌子上,凉了就不好吃了,另外我已经开始打扫了哟!”堀川国广拿着扫帚向二楼喊着。


此时我们的和泉守兼定先生因为昨天晚上彻夜上网搜索“怎样向爱人表白心意?”并用自己仅有的文采写了一封感人肺腑的情书,当然上面的字体我实在不敢恭维,现在正在补觉呢。


看着半天没有动静的房门,堀川国广叹了口气,用一种宠溺的口气说到:“难得的周末,还是让兼先生多睡一会儿吧。”



【9:30AM】


“「刀剑乱舞!」我就是土方岁三的爱刀,帅气又强大最近很流行的刀,和泉守兼定。×N”


“吵死了!!!这才几点?!”和泉守兼定从床上爬起来关掉手机闹铃,刚睡醒的他明显还不在状态,“才9:30”,然后继续躺下。


1、2、3……


“9:30!!!!”和泉守兼定飞快地从床上爬起来,随便从衣橱里拿了几件衣服套上,然后这个美男子疯……风似地冲了出去,不过他忘记藏好昨晚写好的情书,而且“如何向爱人表达心意?”这个页面还留在他未关掉的电脑上。



“哦,兼先生,你醒了……”看着从楼上冲下来的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广放下手中的活计,“早餐在桌子上,还有……”


“对不起啊,国广,明明说好要和你打扫卫生的……”和泉守兼定挠着头,略带尴尬的说到。


“没关系的兼先生,比起这个……你怎么穿了两件衬衣……”堀川国广走到和泉守兼定面前,用手拽了拽里面那件衬衣。


“该死!忘了昨天晚上我没换衣服就睡了!”和泉守兼定在心里骂道,“不过电脑应该关了吧,情书……好像也藏好了。”「少年你怕是活在梦里吧……」



“总之兼先生先去吃早饭吧,在这之前要先把衬衣脱下来一件。”堀川国广松开拽着和泉守兼定衬衣的手,继续去干刚才没干完的活。


“我吃饱了。”和泉守兼定收拾好自己的碗筷之后去找堀川国广,“国广,我要干什么?”


“嗯,阁楼上的架子和窗户我够不到呢……”国广转身进入卫生间拿了一个水桶和抹布还有一个鸡毛掸子递给和泉守兼定,“所以能不能麻烦一下兼先生呢?”


“当然可以了,就让帅气又强大的我来帮你解决这个问题吧!”和泉守兼定接过那些工具,并做了一个帅气的poss。


“嗯,兼先生最棒了。”堀川国广笑起来十分好看,和泉守兼定觉得自己的心脏都打麻将了。


和泉守兼定在阁楼忙活了一会儿之后,发现自己把打扫想的太简单了……不过刚才自己已经对国广夸下海口,现在放弃的话岂不是很不帅气。


“兼先生——”堀川国广在楼下喊到“你的房间我去打扫了哟!”


“哦,去吧……”和泉守兼定现在是一个头两个大,完全没有认真听堀川国广说了些什么。


【一个世纪之后(bushi)】


“啊,终于干完了!累死我了!”和泉守兼定一屁股坐在阁楼的地板上,阳光从上方的小窗户透进来照在他的脸上,暖洋洋的,时间仿佛静止一般,连楼下堀川国广打扫的声音都不见了。



“国广?”和泉守兼定感觉有点儿不对劲,便下楼去寻找,“国广你在……”


堀川国广正站在和泉守兼定的书桌前,手里拿着一张皱巴巴的纸,脸上还有一些红晕。


“国广,你…听我说……”和泉守兼定心中一片混乱,那张不该出现在堀川国广手里的纸(至少现在还不能出现),就在堀川国广的手里紧握着,这是怎么回事啊!


“兼……兼先生!”堀川国广放下手里和泉守兼定为他准备的情书,“我不是有意动你的东西的,不过这个是兼先生的作业吗?字很潦草呢,这样可不行。”说着便往房间外走去。


“堀川国广……”和泉守兼定难得叫了堀川国广的全名,“你看懂了,对吗?”


“兼先生说什么呢……”


“你看懂了对不对!”和泉守兼定突然大吼了起来,他使劲抓住堀川国广的肩膀,“你喜不喜欢我……”


“我,兼先生……”堀川国广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来缓解一下气氛。


“呵……”和泉守兼定无力的松开堀川国广,“我不勉强你,就当我没说过……忘了吧。”说完便要把堀川国广关在门外。


“兼先生!”堀川国广把手指塞进门缝,阻止门关上,“我也喜欢兼先生……”


声音很小,但足以和泉守兼定听见了。


关门的力道渐渐消失,和泉守兼定转过身,眼中略带迷茫的看着堀川国广,仿佛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不真实的。


“我说,我也喜欢兼先生哟。”堀川国广又亮出了他的招牌笑容。


在午间阳光的照射下,一对兄弟在屋内拥抱亲吻,暧昧的气息充满了屋内的每一个角落。









————————————————————



我叫和泉守兼定,今年高一。



我的恋人叫堀川国广,今年高三。



虽然过程很混乱,也经历了一些波折,但是我们在一起了。



好了不多说了,我还要给国广的手指上药呢。









——————————————————————

@不见寒川 您点的菜来了

@可洛_即使是文渣也要吹b太太 解风筝线的事是咱们几个做的,数学老头子真是不讲道理Orz

评论(9)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