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mething for nothing

【第二次尝试】

【不到五分钟就被屏蔽了】

##100fo点文♣##
今天早上一醒来就100fo了
谢谢各位观众老爷的爱戴>3<
【请让我表演一个暴风哭泣】
【点文规矩神马的,完全不知道啊】
emmmmmmmmm
那就欢迎大家在评论里写出自己想看的paro吧「可能写的不会很好,但是我会努力的!」我会随便选一个「用骰子」来写的。
差点儿忘记放cp「你这人」
1.小狐三日
2.兼堀
3.清安
4.烛压切
5.叶蓝
6.韩张
7.王乔

【希望有人留言】
【我先去买骰子了~】

那个,强调一下回复方式吧:
cp名+你想要的paro
「请大家多多评论吧」

【土方组/兼堀】夫夫相性100问⑧

【突然迷上深夜发文×】

【嘿嘿嘿嘿】








大和守安定:大家好,好久不见了,大家有想我吗?



加州清光:管你们想没想,反正我想了……安定,你不在我被秀的好惨啊~



大和守安定:那清光我们今天秀回来?



加州清光:好啊~安定来我腿上坐吗?



大和守安定:不了(摆摆手),我对你的腿好像有点儿阴影……



【咔嚓】(演播室开门的声音)



加州清光:哦哦,你们终于来了,真是晚呢~



堀川国广:抱歉睡过头了。



大和守安定:哎——堀川也会睡过头吗?真是少见。



和泉守兼定:好了好了,国广你站着不累吗,快来坐下。



堀川国广:来了来了(坐),啊!(弹起)



和泉守兼定:(扶住国广)小心点啊……



大和守安定:堀川你怎么了?



堀川国广:没事的,快开始吧。



加州清光:有点儿奇怪啊~



81.您对强奸怎么看?


堀川国广:违背道德和爱的行为。


和泉守兼定:国广把我想说的都说了啊。


「大和守安定:堀川你确定你没事吗?感觉你整个人都是歪着坐的,不会是屁股疼吧……
加州清光:对于屁股疼,安定现在算是很有经验了吧。
大和守安定:加州清光!你那个肯定句是怎么回事!
堀川国广:谢谢大家关心了,我真的没事。」


82.在H中比较痛苦的事是?


和泉守兼定:国广不怎么持久?


堀川国广:什么吗……明明是兼先生你……


「加州清光:太勇猛了。
堀川国广:啊啊啊!不是的,加州先生你不要乱猜……
加州清光:没乱猜啊,我用的是肯定句啊。
堀川国广:真是的……兼先生。
和泉守兼定:没错啊,我就是很勇猛啊。
堀川国广:(脸巨红)」


83.在迄今为止的H中,最令人觉得焦虑、兴奋的场所是?


和泉守兼定:昨天晚上在本丸里打了野……唔!(被国广捂住嘴)


堀川国广:住嘴了兼先生!


「加州清光:(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大和守安定:emmmmmmm,原来是这样的啊,果然起晚什么的都是借口啊。
堀川国广:(突然不想说话·jpg)(让我洗个衣服静一静·jpg)」



84.曾有过受方主动诱惑的事情吗?


和泉守兼定:有!



「加州清光:哇!安定你看看人家!你怎么不这样啊!
大和守安定:不可能的,别想了。
加州清光:安定安定~
大和守安定:(推开清光往这边凑的脑袋)不可能的!话说堀川你怎么一副怀疑人生的表情?
堀川国广:我,我没有诱惑过兼先生啊……
和泉守兼定:你做的每一个动作不都是在诱惑我吗?
婶婶:这是这周第几个了……我需要一副新的墨镜……」



85.那时攻方的表情是?


堀川国广:???


「加州清光:忘了忘了,跳过跳过。
婶婶:是太专注于秀恩爱吗……」


86.攻方有过强暴的行为吗?


堀川国广:没有。


「大和守安定:(盯着堀川国广的屁股)你确定?
堀川国广:嗯,我确定,兼先生其实很温柔的,也很照顾我的感受,兼先生是最……(以下省略一万字)
加州清光:我怎么有种被洗脑的感觉,兼先生兼先生兼先生……
大和守安定:啊啊啊啊啊啊啊!清光你振作一点啊!
加州清光:我需要安定亲亲才能好。
大和守安定:首落死哟~」


87.当时受方的表情是?


「婶婶:够了,我要回去了……这个节目对眼睛和胃太不好了,太打击人了……」


88.对您来说,“作为H对象”的理想是?


和泉守兼定:国广就是最理想的。


堀川国广:兼先生也是。


「加州清光:安定也是我的理想型哦。
大和守安定: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摄像师A:又爆了一台摄像机……」


89.现在的对方符合您的理想吗?


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广:符合。



「堀川国广:话说刚才那个“嘭!”的一声是什么啊?
摄像师A:……」


90.在H中有使用什么小道具吗?


和泉守兼定:那个,女仆服,猫耳猫尾,裸♂体围裙什么的算不算?


「加州清光:安定你要不要试一试(一脸期待)
大和守安定:(冷漠·jpg)
加州清光:安定安定安定安定安定~
和泉守兼定:你们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嘭!”



(现场全黑)



(空气突然安静)



和泉守兼定:好黑啊,什么都看不见……哎哎!国广你别乱跑啊!



堀川国广:哪有兼先生你说的那么黑,明明还能看清楚一点儿的。(论胁差的侦查和夜视能力)



加州清光:这是怎么了?



堀川国广:怎么满地都是玻璃啊?



和泉守兼定:什么?!玻璃?!国广你快回来!别伤着!哎哟!(摔倒的声音)




堀川国广:兼先生!



摄像师A:(蜜汁心累)那个,出了一点儿设备问题,马上就修好了……



(十分钟之后……)



(二十分钟之后……)



(一小时……)



和泉守兼定:还没好吗?!



(突然开灯)



堀川国广:啊!眼睛!


和泉守兼定:国广!没事吧!



堀川国广:已经适应了没事了,还有,兼先生,我在这里……



和泉守兼定:(回头)啊?!



大和守安定:话说这是怎么了?这些玻璃是怎么来的?!


加州清光:这不是摄像机的镜头吗?怎么碎了?



众摄像师:(你们也不看看这到底是谁的错)



于是就这样收工了



婶婶:怎么有股破产的气息扑面而来?!













———————————————————

【突然想写夜店paro】


【我的思想怕是很危险吧】









【土方组/兼堀】夫夫相性100问⑦

【深夜福利】

【好吧其实是我失眠了……与其在这里咸鱼躺,还不如干点儿有♂意♂思♂的♂事♂】

【这么晚应该没有人吧】







加州清光:大家好,欢迎收看兼堀夫夫的相性100问节目,我是加州清光,请多多关照。



堀川国广:那个,加州先生,大和守先生呢?



加州清光:哦,昨天晚上在浴室里出了点儿小意外……



和泉守兼定:噫——



加州清光:喂喂喂,不要想歪了啊,他不穿拖鞋去洗澡摔了关我什么事……



婶婶:这个节目不是给你们唠嗑的!



加州清光&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广:是是是,马上开始。



71.如果对方被暴徒强奸了,您会怎么做?


堀川国广:(蜜汁沉默)兼先生……被强奸?!不,不可能吧……


和泉守兼定:把那个暴徒倒吊起来然后游丸示众,最后(用咸鱼突刺×)乱刀戳死!


「堀川国广:(一脸认真)如果兼先生被暴徒强暴的话……
和泉守兼定:(突然感觉到危机×)
加州清光:下一题下一题,你们两个的思想都很危险……」


72.您会在H前感到害羞吗,或者之后?


和泉守兼定:完全不会。


堀川国广:前后都会有点儿。


「加州清光:和泉守还是一如既往的脸皮厚啊,不愧是本丸第一爱抖露。
和泉守兼定:什么本丸第一爱抖露!
加州清光:啊,堀川也有一个来着,嗯……好像是世界第一兼厨,来着。
堀川国广:唉!
和泉守兼定:(摸摸国广的头)这个我还是蛮喜欢的。」


73.如果有好朋友对您说「我很寂寞,只有今天晚上,请……」并要求H,您会?


和泉守兼定:国广,以后离笑面青江远一点……


堀川国广:唉?为什么?


和泉守兼定:国广你听话就好。


堀川国广:好的兼先生。


「笑面青江:好像有谁又在念叨我……」


74.您觉得自己很擅长H吗?


和泉守兼定:擅长,非常擅长。


堀川国广:还,可以吧……


「加州清光:爱抖露……
和泉守兼定:我哪有!是吧国广!
堀川国广:哈哈哈哈哈哈哈。
和泉守兼定:国广你又笑什么?!哎?为什么我要说又?!」


75.那么对方呢?


堀川国广:兼先生很擅长呢。


和泉守兼定:床上的一切交给我就好了,国广只需要享受就好。


「和泉守兼定:不过被国广你夸夸还是挺令人兴奋的嘛。
加州清光:他什么时候没在夸你了……安定,我好想你……」


76.您在H时,希望对方说的话是?


和泉守兼定:叫的再大声点儿就好了。


堀川国广:(好像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兼先生还是不说话的好。


「加州清光:为什么为什么!
堀川国广:嗯……因为兼先生老是讲一些荤段子啦,好羞耻……
加州清光:这个可以和安定试试。
大和守安定:(突然后背一凉)这是什么不妙的感觉……」


77.您比较喜欢H时对方的哪种表情?


和泉守兼定:最后彻底放开时的表情。


堀川国广:就是兼先生一开始舔嘴唇的那种表情……


「和泉守兼定:(沙发咚,用看猎物的表情看着国广,舔嘴唇)这个?
堀川国广:(捂脸)
加州清光:(戴上墨镜)下次一定要带安定来……」


78.您觉得与恋人之外的人H也可以吗?


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广:不可以!


「加州清光:嗯嗯,不可以不可以呢!」


79.您对SM有兴趣吗?


堀川国广:没有。


和泉守兼定:有。


「堀川国广:兼先生?
加州清光:哇,和泉守你……其实我也想和安定试试~
和泉守兼定:如果国广你介意的话,那就……
堀川国广:试试吧……
和泉守兼定:唉?!
堀川国广:如果兼先生不太过分的话,就试试吧!
包丁藤四郎:我又嗅到了……唔唔唔,药研哥!唔!
药研藤四郎:对不起打扰了。」


80.如果对方突然不再索求您的身体了,您会?


堀川国广:好像有点儿不可能吧……


和泉守兼定:不是好像不可能,是绝对不可能。


「加州清光:爱抖露的占有欲……
和泉守兼定:你说什么?
加州清光:收工回家了~再不回家会被你们两个闪死的……」






————————————————————

我突然想起一个东西来


【看到这个×××了吗?丢掉也不给你!】


于是乎……


A:
和泉守兼定:看到这个堀川国广了吗?日了也不给你!


「正在穿防弹衣准备去偷堀川小天使,有没有不怕死的跟我一起组队?」


B:
婶婶:看到这个堀川国广了吗?丢了也不给你。


和泉守兼定:(飞速冲出去接住国广,然后回来把婶婶打成重伤)国广,我们回家。


C:堀川国广:看到这个兼先生了吗?我是不会丢的!


婶婶:我不要和泉守,我要堀川小天使你~


「emmmmmmmm
请问审神者手入需要多长时间,仔细数了一下,加速符好像不够……」


D:婶婶:看到这个天天要杀我,没大没小,爱抖露的和泉守兼定了吗?谁要给谁了,反正我不要了。堀川小天使我来了!!!!


「审神者(刀剑破坏×)我错了,我再也不调戏国广小天使了……下次开始调戏全是腿的粟田口大军!!!(一期一振 is watching you.)」




原本是想画出来的,突然发现自己不会画画


QAQQQQQQQQQQQQQQQQQ

【土方组/兼堀】夫夫相性100问⑥

emmmmmmmm

这次好像有点儿ooc了(乱棍打死)






加州清光:大家好,欢迎继续收看兼堀夫夫的相性100问。



大和守安定:今天依旧是令人激动的后五十问呢。



堀川国广:大和守先生的屁股不疼了吗?昨天兼先生那一脚踹的可不轻啊。



大和守安定:疼啊,所以看在我是伤员的份上,你们今天能不能快点儿答题,我要早点儿收工回家。



和泉守兼定:国广,我也是伤员,你怎么不关心一下我啊。



堀川国广:好好,关心,关心。



61.你最敏感的地方?


和泉守兼定:拒绝回答。


堀川国广:兼先生不答,我也不说了吧。


「加州清光:安定,要不你趴在我腿上吧,我估计你坐下这趟节目来屁股会费了的。
大和守安定:(趴·jpg)你可不许半路说腿麻。」


62.对方最敏感的地方?


「堀川国广:这题要跳过了~
和泉守兼定:我觉得大和守现在最敏感的地方就是屁股了,不信清光你打一下。
大和守安定:加州清光你敢!
加州清光:(啪!)
(于是乎,现场响起了大和守杀猪似的叫声。)」


63.用一句话形容H时的对方?


和泉守兼定:诱人……话说怎么都是这些私密的问题啊。


堀川国广:兼先生还是一如既往的帅气又强大呢。


「加州清光:这是后50问耶,不私密一点就对不起“相性”这两个字好伐。
大和守安定:(一脸虚弱)还有……兼厨的脑回路我们不是很懂……」


64.坦白的说,您喜欢H吗?


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广:喜欢。


「加州清光:(胳膊肘不小心碰到了安定的屁股)
大和守安定:(卒)(死因:尻部过度疼痛)」


65.一般情况下H的场所?


和泉守兼定:卧室


「加州清光:没有在别的地方试过了?
堀川国广:没有。
大和守安定:(手入回来)看来清光你的流氓程度已经很高了。
加州清光:(舔嘴唇)我不介意在流氓一点~」


66.您想尝试的H的地点?


堀川国广:卧室就好。


和泉守兼定:其实我个人还是比较喜欢野战的,要不国广那天我们去试试?


「堀川国广:如果兼先生想的话,我们可以试一下。(人妻属性max)
包丁藤四郎:我好像嗅到了人妻的味道,在哪在哪?!
药研藤四郎:(强行把包丁拖走)」


67.冲澡是H前还是H后?


堀川国广:我是都有的,兼先生只在h后冲澡。


「加州清光:为什么?
和泉守兼定:你不觉得出浴后身上的水雾很令人有点儿美好的幻想吗?
大和守安定:所以你就顺势把人家摁了。」


68.H时有什么约定吗?


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广:没有。


「加州清光:1,2,3,4,5……
堀川国广:加州先生,你在数什么?
加州清光:我在数我和安定有多少约定。
和泉守兼定:怎么会有这么多。
大和守安定:那是为了第二天我还活着的保障……」


69.您与除恋人以外的人发生过性关系吗?


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广:没有。



「加州清光:我也没有。
大和守安定:又没问你,再说你也没有那个胆子,如果有的话,首落死哦~
加州清光:不敢不敢~」


70.对于「如果得不到心,至少也要得到肉体」的这种想法,您是持肯定态度呢,还是反对?


堀川国广:反对。


和泉守兼定:(犹豫了一会儿)嗯……反对。


「大和守安定:和泉守你是不是有话没说?
和泉守兼定:没有!
加州清光:真的?
和泉守兼定:我说没有就是没有,好了今天的录完了,国广我们回家。」


「离开录制场地之后」



堀川国广:兼先生你怎么了……



和泉守兼定:(把堀川国广抱进怀里)国广啊……其实刚才的第70问……



堀川国广:嗯?有什么问题吗?



和泉守兼定:如果国广以后不爱我了的话,说不定我会把国广你找个地方关起来,虽然心不属于我了,但是能得到肉体也是极好的,我得不到的国广,谁都别想拥有……哈哈哈哈哈,很可怕的思想吧……



堀川国广:哈哈哈哈哈哈哈,兼先生你在乱想什么呢,我会永远爱着兼先生的。



堀川国广:如果兼先生不放心的话,可以现在就把我关起来啊,让我永远只看着兼先生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于是我们的节目到这里就结束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bushi)」



和泉守兼定:哈哈哈哈哈哈哈,国广你这家伙。



偷窥的冲田组:emmmmmmmmmmm











————————————————————

我刚刚把堀川和我心中的人妻标准对比了一下,会做饭洗衣,干家务,体贴,乖巧。


emmmmmmmmm


完全符合耶~


妈妈!我要娶他!!!!


【姓名:涂也】
【状态:死亡】
【死因:刀剑贯穿伤,无救。】


【小狐三日】我和油豆腐你选谁(上)

某100问的历史遗留问题

下可能是肉(可能啊可能)

大概是有少量ooc吧










“小狐,我问你,我和油豆腐你选哪个呢?”三日月温和的声音在小狐丸的耳畔响起。


明明是为了跟自己开玩笑才问的问题,没想到居然认真了起来。


“真是伤脑筋啊……”小狐丸看着三日月因为赌气而故意躲着自己的身影,不由地感叹道。


“这可怎么哄啊,完全没有头绪啊…”三日月的事使小狐丸感到深深的无助。


温柔甜美的爱人和极具诱惑的美食,小狐肯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前者,可当时自己怎么就犹豫了呢……真是奇怪的举动,如果对三日月说自己只是为了找一个幽默的方式来回答他的问题的话是不是有点儿草率,而且最后自己也没找到幽默的回答方式,这么苍白无力的解释三日月肯定是不会信的,啊啊啊啊啊,怎么办啊!!!


小狐丸粗暴的蹂躏着平时自己精细打理的秀发,把它们搓成一团一团的,导致了现在的小狐丸看起来膨膨的,要照平时,三日月肯定会拿着那把饱含檀木香味的梳子,温柔的为自己顺好头发,最后还不忘好好对这缕银丝夸赞一番,然后用黄丝带细细地扎好,偶尔玩心大发,还会把黄丝带绑成蝴蝶结的样子,可惜,这些服务暂时是享受不到了。


“哟!小狐丸!在为什么事而烦恼吗?”鹤丸国永带着一副“LOOK”形的墨镜从后面探了过来。


这副绿色的“LOOK”墨镜戴在鹤丸脸上的确很好笑,但小狐丸并没有要打趣的意思。


“ふふふふふふふふふふ”笑面青江抱着自己的宝贝金球球坐到小狐丸旁边,“你们两个的事还没有解决吗?效率真是差劲呢,ふふふふふふふふ。”


“哪有你想的那么容易啊……”小狐丸做望天状叹气,“你们两个难道是专程来看小狐我的笑话的?”


“当然不是了,”鹤丸国永也在小狐丸的旁边坐下,把墨镜摘下来对着太阳把玩,脸上却是从未有过的严肃表情。


“三日月刚才往这边看了哟,ふふふふふふふふふふ。”笑面青江意味深长的看着小狐丸。


“哦哦哦哦!”鹤丸好像看到了什么突然小声叫唤起来。


“怎么了?”小狐丸刚想顺着鹤丸的目光去看却被笑面青江一把拦住。


“三日月拿着梳子往这边来了哟~要把握好机会,鹤丸,我们撤!”笑面青江刚说完,就和鹤丸国永一起消失的无影无踪。


“三日月?拿着梳子?!来给我梳头吗?他原谅我了!!!”小狐丸的心砰砰直跳,坐直身子,静待三日月的到来。


“啪哒,啪哒,啪哒。”鞋子在木质走廊上敲击的声音越来越大,有一个人影在慢慢靠近小狐丸。


心情激动的不要不要的小狐丸并没有仔细考虑在对面走廊的三日月是怎么一瞬间到达这里的。


激动的心情使小狐丸的尾巴翘的高高的,还在不停的摆动,如果你仔细观察的话,还会发现小狐丸的耳朵也在微微的上下扑愣。


“小狐丸大人,鸣狐说今天有很多的油豆腐想和大人一起分享,请问小狐丸大人可否赏脸?”伴狐尖尖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走廊上,这让小狐丸很是惊讶,心想:“莫非刚才的脚步声不是三日月?那三日月在?”小狐丸抬头看着鸣狐,他身后十步左右的地方站着的人,可不是三日月吗?


三日月拿着梳子的手因为太过用力指节渐渐泛白,眼尾也有微微的红色泛出,显得整个人十分妖艳,但小狐丸无心欣赏,他很清楚,这是三日月生气的表现。


“完了,全都误会了。”小狐丸的脑袋一下子放空了,只剩下这一句话。


“我还以为,你是因为我才这么高兴的。”三日月强忍住眼泪,用一种特别扭的声音说着。


“梆—”梳子掉在了地上,三日月的眼泪也应声而落。


“抱歉,有点儿失态了,”三日月用袖子擦干眼泪,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还请两位好好享用,不要因为我而影响心情,我还有事先行离开了。”说完便瞬间把机动开到一万六,飞似的离开了。


“三日月!”待小狐丸回过神来,三日月早已消失在他的视线范围之内。


鸣狐把油豆腐放在地上,走到刚才三日月站的地方把梳子捡起来,还给小狐丸,说:“三日月大人并不是那么不讲理的人,请您不要顾虑太多,大胆去道歉吧,以三日月大人的气度,只要小狐丸大人您拿出诚心来,一切都会恢复的。”鸣狐少见的不用伴狐说了一大段话,“另外,三日月大人今晚不会陪莺丸大人喝茶了,小狐丸大人大可把握这个机会。”说罢便也离开了。


“今晚就这么定了……”小狐丸抚摸着檀香木梳,喃喃道。











————————————————————

今天依旧是没有爷爷的一天。。。


【土方组/兼堀】夫夫相性100问⑤

51~60


「和泉守兼定和堀川国广正在来录制现场的路上」



堀川国广:(回头看)兼先生你快点儿走啊,要不然就赶不上录制了。



和泉守兼定:(沉思状)那个,国广啊……



堀川国广:怎么了兼先生?



和泉守兼定:今天出门的时候,石切丸对我说今天不宜出门。



堀川国广:唉?没有那么邪门吧……



大和守安定:和泉守!堀川!



加州清光:喂……安定你慢点啊……



和泉守兼定:你们两个怎么在这儿?



大和守安定:来主持啊!



和泉守兼定:(感到一丝不妙)主持什么?!



加州清光:当然是你们两个的相性100问喽~



和泉守兼定:(拉着国广往回走)



堀川国广:(挣扎)兼先生你干什么?



和泉守兼定:如果让他们两个主持的话,我怕我的老底都会让他们问出来。(论安定大魔王的心脏程度)



婶婶:(不知从哪冒出来)你们两个去哪?节目要开始录制了,不想扣工资的话就快点。哦,对了,你们今天的主持人是安定和清光哟!高不高兴?



和泉守兼定:(满脸都写着高兴·jpg)



堀川国广:(拍拍兼先生以示安慰)高兴,高兴。



51.请问您是攻方,还是受方?

和泉守兼定:攻

堀川国广:受

「(您的好友“大和守不安定”已上线)
大和守安定:唉,堀川你这么快就承认自己是个受了!难道没有想过反攻?!
堀川国广:反攻吗?我好像真没想过。
加州清光:啧啧啧,安定,你看人家国广,多么安分,我看你也别想什么反攻了,反正你也不可能成功,还是今晚洗干净在床上乖乖躺平吧。」

52.为什么会如此决定呢?

堀川国广:因为兼先生比我高,还比我强大,而且在某些生理方面也比我出色……(脸红)

「大和守安定:某些生理方面吗~emmmm,突然有点儿羡慕堀川……
加州清光:(青筋一跳)哦~看来我是没有满足你啊,看来今晚大和守先生想要体验一下我真正的持久力了?
大和守安定:(突然方张)啊哈哈哈哈,没有没有……话说今天和泉守的话好少啊,不高兴吗?
和泉守兼定:(满脸都写着高兴·jpg)」

53.您对现在的状况满意吗?

和泉守兼定:满意

堀川国广:满意

「加州清光:如果安定没有天天想着反攻的话,我也很满意。
大和守安定: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总要有点儿追求嘛。
和泉守兼定:所以你的追求就是反攻?
大和守安定:(记仇·jpg)(你会为你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jpg)
和泉守兼定:(老子无所畏惧·jpg)」

54.初次H的地点?

和泉守兼定:本丸公寓,我们两个的房间。

「大和守安定:这可真是近水楼台啊,堀川没和你交往以前,你不会对着人家的睡颜干过什么吧?
和泉守兼定:你和清光从小就住在一起,直到去年才表白,难道这么多年你就没有想象过清光和你××吗?
加州清光&堀川国广:(感到不妙,必须要阻止安定/兼先生!)
加州清光:安定,该下一问了(使了一个眼神)。
堀川国广:兼先生(拉衣袖)。」

55.当时的感觉?

和泉守兼定:很爽啊,还有国广的皮肤手感很好。

堀川国广:我,我当时晕过去了,什么感觉……不记得了……

「加州清光:(捂住大和守的嘴)和泉守你可真是,也不照顾一下人家。
堀川国广:没有的,兼先生有好好照顾我的感受的。
大和守安定:(挣脱)肯定是和泉守是最后做疯……唔,唔!」

56.当时对方的样子?

和泉守兼定:无可奉告。

堀川国广:我睡过去了,不知道啊。

「加州清光:安定你可消停会儿吧(使劲摁住)」

57.初夜早晨您的第一句话是?

和泉守兼定:早上好。

堀川国广:好…

「大和守安定:你不关心一下人家?
和泉守兼定:那是第二句话。
加州清光:这是在录节目啊喂,你们能改天找个别的地方互怼吗……
堀川国广:兼先生,算了吧。」

58.每星期H的次数?

和泉守兼定:不定

「大和守安定:为什么?(看在堀川的面子上,不跟你计较。)
和泉守兼定:本丸有多么忙,你难道不知道吗?每天累得跟狗一样。
加州清光:我赞同!
婶婶:加州清光,下周你的工作加倍,居然敢质疑我的工作安排。
加州清光:no!」

59.觉得最理想的情况下,一周几次?

和泉守兼定:一天来一次我就很满足了,再多一点儿我也不介意。

堀川国广:兼先生!

「加州清光:我也想和安定多亲密一会儿,所以工作加倍的事……
婶婶:没的商量。」

60.喜欢怎样的H呢?

堀川国广:普通的就好。

和泉守兼定:其实我更喜欢女装之类的。

「加州清光:安定~
大和守安定:别用那种口气,什么play都不行!」



婶婶:好了好了,中场休息,有什么个人恩怨赶紧去解决吧。



「于是和泉守兼定和大和守安定就去打了一架,当然两个护妻/夫狂魔也有参与」









————————————————————————

亲戚家的孩子一直再打扰我写文QAQ

可能这次写的不好,还有大量ooc

抱歉QAQ

【土方组/兼堀】夫夫相性100问④

31~50:


烛台切光忠:大家好!我是烛台切光忠!很荣幸的与大家在这里做料理。


堀川国广:烛台切先生,台词好像错了呢……



烛台切光忠:哦,是吗?哈哈哈,习惯了,习惯了。



31.如果觉得对方有变心的嫌疑,你会怎么做?

和泉守兼定:不会有这种情况的,我相信国广对我的感情。

堀川国广:大概会去试探性的问一下,或者当做不知道……


「烛台切光忠:哦?国广,我还以为你的回答会和和泉守一样呢。
和泉守兼定:国广?你……
堀川国广:只是觉得兼先生那么优秀,喜欢兼先生的人肯定不少,说不定有比我还好的人呢……
和泉守兼定:(使劲亲了国广一下)在我心里不会有比你更好的人了。」


32.会原谅对方的变心吗?


和泉守兼定:都说了没有这种情况。

「烛台切光忠:看来这一问多余了呢。」


33.如果约会时对方迟到一小时以上怎么办?

和泉守兼定:这种事情完全不可能嘛。


「烛台切光忠:为什么?
堀川国广:因为我和兼先生住在一起啊,而且兼先生也不太爱出去。」


34.你最喜欢对方身体的那个部位?


和泉守兼定:眼睛,很漂亮的蓝色啊,一看到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堀川国广:兼先生的手指很长,骨节分明,头发很柔顺很舒服,还有兼先生的……


「烛台切光忠:停停停,国广你只需要说一个就好了,不需要这么多。
堀川国广:可是兼先生真的是哪里都好啊,我都很喜欢。
(不是很懂兼厨的脑回路)」


35.对方性感的表情是?


「烛台切光忠:(看了看题目)这真的是前五十的题目么?是不是印错了?
堀川国广:应该不会印错吧。
和泉守兼定:管它印错没印错,反正我不会说,国广你也不许说。
堀川国广:好的兼先生。」


36.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最让你觉得心跳加速的时候?



和泉守兼定:床上?


堀川国广:两个人单独在一起的时候。


「烛台切光忠:这还没到后五十题呢,和泉守你不要开黄腔。
和泉守兼定:可我说的是真的啊。
堀川国广:兼先生!
和泉守兼定:好好好。」


37.会向对方撒谎,擅长撒谎吗?


堀川国广:有时候会撒谎,而且兼先生一次都没有识破,应该是很擅长的吧。


和泉守兼定:我也会,但是不擅长。


「烛台切光忠:怎么知道自己不擅长的?
和泉守兼定:因为每次都会被国广识破啊。不过,国广你跟我撒过谎?
堀川国广:(吐舌头)对不起啊,兼先生。」


38.做什么事情的时候最幸福?


堀川国广:和兼先生一起做家务。


和泉守兼定:拉着国广一起偷懒。


「婶婶:和泉守兼定,从下周开始,你的工作和加州清光一样,翻倍。
和泉守兼定:国广你可不可以……
婶婶:国广你不许帮他。
堀川国广:哈哈哈哈哈,对不起了兼先生。」


39.曾经吵架吗?


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广:吵过。


40.都是些什么吵架呢?


和泉守兼定:受伤了不告诉我,是有多么不信任我。


堀川国广:兼先生不也一样……(掉金豆豆)


「和泉守兼定:(着急)国广你别哭啊,我没有要责怪你的意思,只是在担心你啊。
堀川国广:(什么都不说,继续往下掉金豆豆)
和泉守兼定:我以后再也不瞒着你了,什么都跟你说好不好。
堀川国广:(露出和善的微笑)这可是兼先生你说的哟~
和泉守兼定&烛台切光忠:……」


41.之后如何和好?


堀川国广:不知不觉就和好了呀。



「烛台切光忠:那还真是好啊。
堀川国广:嗯?烛台切先生这种语气……难道是和恋人发生什么不愉快了?
和泉守兼定:烛台切光忠你有恋人了?!谁呀?!怎么不跟大家说说,太不够朋友了!
烛台切光忠:还没表白呢,算什么恋人……
堀川国广:那,最近和烛台切先生吵过嘴的人……难道是?!
烛台切光忠:不要说啊!!!!下一题!下一题!」



42.转世后还希望做恋人吗?

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广:希望。

43.什么时候觉得自己被爱着?


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广:什么时候都觉得自己被爱着。


「烛台切光忠:什么时候都?包括吵架?
堀川国广:(用嘴表示了一个人的名字)
烛台切光忠:哈哈哈,刚才的话就当我没说过吧。」


44.您表现爱的方式是?


和泉守兼定:尽全力保护他。


堀川国广:好好打理兼先生的生活,做他最棒的助理。


45.什么时候会让您觉得“已经不爱我了”?


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广:没有


「烛台切光忠:真的?
堀川国广:长~
烛台切光忠:(欲哭无泪)下一题……」


46.您觉得与对方相配的花是?

堀川国广:满天星。

和泉守兼定:萍蓬草。

「烛台切光忠:这可真是意义深刻呢。」


47.俩人之间有互相隐瞒的事吗?


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广:有


「堀川国广:烛台切先生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烛台切光忠:没有没有。」

48.您的自卑感来自于?

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广:没有


「烛台切光忠:我也没有问题。」

49.俩人的关系是秘密的还是公开的?

和泉守兼定:都来参加这个了,能不公开吗……

「烛台切光忠:就算不来参加这个,你们两个的狗粮也在满天飞。」


50.您觉得与对方的爱能维持多久?

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广:(握紧对方的手)永远!











—————————————————————


烛台切光忠:(擦汗)终于结束了。



堀川国广:烛台切先生~


烛台切光忠:(光速退远)国广你有什么事吗?


堀川国广:烛台切光忠先生身上有种香香的味道呢,是什么?



烛台切光忠:哦,这个啊,是草莓大福。


堀川国广:是要做这个给长谷部先生赔罪吗?


和泉守兼定:原来烛台切你喜欢长谷部啊!


烛台切光忠:你们两个!你们两个可不许说出去……


「此时的婶婶牵着长谷部来到现场。」


压切长谷部:啊路基你要干什么?


婶婶:别说话。


烛台切光忠:尤其是长谷部,千万不能让他知道!


压切长谷部:什么事不能让我知道?


烛台切光忠:!!!!


压切长谷部:是什么事情不能让我知道?!烛台切光忠!


烛台切光忠:没有的没有!


压切长谷部:真的?


烛台切光忠:有……


压切长谷部:是什么?


烛台切光忠:……


压切长谷部:你不愿意就说算了。


烛台切光忠:那个,长谷部……


压切长谷部:什么?


烛台切光忠:(小声)我喜欢你……


压切长谷部:什么?


烛台切光忠:(大喊)我喜欢你。


压切长谷部:(嘴角一翘)哼~


烛台切光忠:(人生从来算了)


压切长谷部:我也喜欢你。


烛台切光忠:什么?长谷部君你再说一遍?


压切长谷部:(转身走)追上我,我就跟你再说一遍。


烛台切光忠:(跑过去抱住前面那人,蹭蹭~)



堀川国广&婶婶(深藏功与名)



—————————————————————


(萍蓬草——跟随你)

(满天星——关怀)



感觉ooc了(土下座)

下次的主持要搞大事情~

要不大家猜猜~

无数主持任你选(闪烁光辉)






【土方组/兼堀】夫夫相性100问③

21~30:


经过本电台诚心招聘「软磨硬泡」我们终于有了主持人。


一期一振:大家好,我是隔壁家庭教育节目的主持人一期一振,为了不浪费时间(回家给弟弟做饭),我们快点开始吧。


21.你们的关系达到何种程度了?

堀川国广:该做的都做了……

和泉守兼定:不该做的也做了。

「一期一振:嗯,看来这个节目十分危险啊,要阻止弟弟们看了。」

22.两个人初次约会是在哪里?

和泉守兼定:嗯,是和国广确认关系之后,在本丸的后院里。

堀川国广:是的。

「一期一振:看来本丸也很危险……
和泉守兼定:在你心里有什么对你弟弟不危险的东西吗?
一期一振:为了弟弟们快乐健康的长大,任何有潜在危险的东西都要防范。」

23.那时候两人的气氛怎么样?

堀川国广:记得当时在和兼先生烤红薯,吃的很开心,没怎么注意气氛。

「婶婶:好哇!原来本丸的木炭是这么没有的!」

24.那时进展到何种程度?

和泉守兼定:当时刚交往嘛,国广还是有点儿害羞,虽然现在还是这样,但比以前好多了,所以当时只有牵手和kiss而已啊。

「堀川国广:一期先生,你在写什么?
一期一振:在做一个危险地区与人物的划分,让弟弟们少靠近。
和泉守兼定:我建议把笑面青江放在危险人物的最顶端。
笑面青江:谁在念叨我?」

25.经常去的约会地点?

堀川国广:一般就是在本丸里呀,我和兼先生都比较忙,不经常出去。

「一期一振:(依旧在写写画画)嗯嗯……
婶婶:我怎么觉得一期一振马上就要和弟弟们搬出去了呢?」

26.您会为对方的生日作何准备?

堀川国广:会和新选组的大家秘密的给兼先生办一个小型的生日聚会。

和泉守兼定:多帮国广做点事,出去买点儿他喜欢的东西。

「一期一振:我觉得帮忙做事以后还是算了吧,总觉得你越帮国广那天越忙呢?话说你怎么不给他办一个生日聚会呢?
和泉守兼定:啊?聚会的事安定他们早就准备好了,提前一周,我都不知道。」

27.是由哪一方先告白的?

堀川国广:我。

「一期一振:嗯?我还以为是和泉守呢。
堀川国广:在感情方面兼先生有时候是很迟钝的,别人不说出来他自己是感觉不到的。」

28.您有多喜欢对方?

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广:非常喜欢。

29.那么,您爱对方吗?

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广:爱!

「一期一振:你们两个的爱情可真是让人羡慕呢。」

30.对方说什么会让你觉得没辙?

堀川国广:不想干活,让我帮忙什么的。

和泉守兼定:撒娇让我去干活……

「一期一振:所以和泉守你最后还是去干了?
和泉守兼定:嗯……
堀川国广:哈哈哈哈哈~」

药研藤四郎:(推门而入)一期哥!快回家吧,弟弟们等你吃饭呢!


一期一振:来了来了。


药研藤四郎:弟弟们说想去海边玩。


一期一振:那好啊,我请个假,咱们一家好好在海边玩个一两天。


摄像师A:导演,我们好像又没有主持人了。

导演:(翻杂志)没关系,我们待会儿去美食节目区走一趟。








——————————————————

你们猜我要请谁来主持?

【土方组/兼堀】夫夫相性100问②

11~20:


小狐丸:好了好了,休息时间结束了。


三日月宗近:准备好了的话,我们继续吧。


11.您怎么称呼对方?

堀川国广:兼先生。

和泉守兼定:国广……

「三日月宗近:哎呀呀,和泉守没有什么亲密一点的称呼吗?
和泉守兼定:(沉默)国广那个……
堀川国广:没关系的兼先生,这样我已经很高兴了。」

12.您希望怎样被对方称呼?

堀川国广:这样就已经很满意了。

和泉守兼定:我也很满意。

「小狐丸:宗近~
三日月宗近:哈哈哈,狐丸。
和泉守兼定:你们两个够了!(抄凳子)」

13.如果以动物来做比喻,您觉得对方是?

堀川国广:我觉得兼先生就像是黑豹一样,矫健,帅气又美丽。

和泉守兼定:国广像只黑猫呢,很可爱的。(摸摸国广的头)

「小狐丸试图去摸三日月的头,结果被躲开。」

14.如果要送礼物给对方,您会送?

堀川国广:会送兼先生一些他喜欢吃的点心。

和泉守兼定:(欲言又止)

「三日月宗近:哈哈哈,和泉守是想让堀川把他自己送过来吧。
和泉守兼定:别瞎说,国广我不是!
堀川国广:哈哈哈哈哈哈哈,为什么要送啊,我本来就是兼先生的呀。
小狐丸:宗近,我要过生日了。(期待脸)
三日月宗近:那我送你几个油豆腐?」

15.那么您自己想要什么礼物呢?

和泉守兼定:我有国广就好了,没有别的想要的。

堀川国广:我也是只有兼先生就够了。

「三日月宗近:狐丸我问你个问题。
小狐丸:你问。
三日月宗近:油豆腐和我你选谁?
小狐丸:(犹豫了一会儿)当然是你了。
三日月宗近:(瞬间变脸)你刚才犹豫了。(转身就走)
小狐丸:(快速跟上)宗近你听我说,不是这样的!(尔康手·jpg)」

由于主持人小狐丸和三日月宗近离场,现在由笑面青江暂时代替。

笑面青江:大家好,我是笑面青江。

和泉守兼定:怎么是你呀……

16.对对方有什么不满吗?一般是什么事情?

和泉守兼定:国广受伤了也不跟我说,让我很担心的,以后要告诉我。

堀川国广:兼先生也不是一样。

「笑面青江:嗯,你们两个要多交流啊,尤其是身体上的交流。(笑)
和泉守兼定:(扶额)所以是谁把他请来的……
婶婶: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

17.您的毛病是?

堀川国广:还是太弱……

和泉守兼定:(生气)问这个干什么!国广我不是说过了吗!你一点儿也不弱!

「笑面青江:哎呀,和泉守这是在逃避自己的毛病吗?
(和泉守兼定站了起来,堀川国广拦住)
堀川国广:没有的!兼先生很完美的!
笑面青江:这恐怕就是传说中的粉丝滤镜吧。(小声)」

18.对方的毛病是?

「笑面青江:好了好了,如果你不想死的话就不要再问这个了。」

19.对方做怎样的事情会让您不快?

笑面青江:在你们答之前,咱们不要往刚才的的方面去想好不好。

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广:没有。

「笑面青江:喵喵喵?!」

20.您做什么的事情会让对方不快?

「笑面青江:这个就不要问了吧。
和泉守兼定:国广在床上可以放开一点的……
堀川国广:兼先生!
笑面青江:不是没有吗!(抓狂)」

又到休息的时间了,哎!笑面先生!你要去哪?别走啊!您走了谁主持啊!

笑面青江:你们爱找谁找谁,我要辞职。





————————————————

(沉思)想写小狐丸哄三日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