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锻不到鹤丸不改名

something for nothing

【刀剑乱舞】论刀男们打扫卫生的二三事

「来自在学校打扫卫生区的产物」

学校paro





【清安】


大和守安定:清光快下来干活。


加州清光:等我抹好防晒霜。


大和守安定:加州清光……


加州清光:等我再戴个帽子。


大和守安定:……


加州清光:哎呀!这个笤帚这么扎手,我去戴个手套。


大和守安定:清光,再不去的话……


加州清光:安定你要不要也带一副,伤了手的话可就不可爱了。


【叮↖叮↗叮↘叮↘】


加州清光:哎,上课了耶——防晒霜都白涂了……


大和守安定:所以这都要怪谁呀……





【兼堀】



堀川国广:兼先生,今天轮到我们干值日了。


和泉守兼定:哦,国广我们走!


堀川国广:好的兼先生。「说罢扛起一把大笤帚」


和泉守兼定:国广你这是?


堀川国广:用这个会快一点儿的。


和泉守兼定:我来帮你拿着。


堀川国广:不用的兼先生,不沉的。


和泉守兼定:国广……


堀川国广:真的不用,兼先生。


「和泉守兼定同学从侧面掰过堀川国广同学的脸


kiss


【脸红·jpg(堀川国广限定)】

【捂脸·jpg(堀川国广限定)】

然后和泉守兼定就心满意足地带着堀川干值(正)日(事)去了

结果两人到第一节下课都没有回来

这真是值得让人深思呢」

【小狐三日】

小狐丸:三日月,咱们去干值日吧。

三日月宗近:哈哈哈,走吧。

「于是两个人就这么去了」

今剑:他们两个好像没有带笤帚……

岩融:但他们带了茶叶,还有茶点……

石切丸:(擦汗)这次用什么理由给他们请假呢……

【长蜂】

蜂须贺虎彻:赝品!快干活!

长曾祢虎彻:好好好。

蜂须贺虎彻:怎么可以让身为真品的我来干这等活计!真不知道班(审)主(神)任(者)是怎么想的。

「什么?扫地机?不存在的。」

【一药】

药研藤四郎:老(大)板(将),值日已经干好了。

婶婶:exm?!这么快?!

药研藤四郎:这都多亏了一期哥和家里的弟弟。

婶婶:「高三最近很闲吗……」

鲶尾藤四郎:为什么一期哥不来帮我QAQ

婶婶:你可闭嘴吧,调戏隔壁班骨喰的检讨你写完了?

鲶尾藤四郎:QAQ


【石青】

石切丸:(捶腰)终于扫完这一块了,青江你……嗯?!!!

笑面青江:(已扫出一条街)哎呀~石切丸你干♂的♂太♂慢♂了♂~

石切丸:不要开黄腔……

笑面青江:明明是你自己想歪了吧,风纪委员~

「日常黑papa机动」







————————————————————

来自卫生区的怨念……

我们学校不是轮班干卫生区嘛,一个班干一周,所以……

卫生区可想而知的大……

足足占了三分之一个学校……

「我累,但我不说·jpg」

【刀剑乱舞/兼堀】新月①

狼人兼×普通人堀

现代paro

QAQQQQQQQ

我又开坑了~

被活击虐哭的产物,我要写个小甜饼「大概吧」温暖一下自己QAQ

车?不存在的,虽然计划里是有的「嘿嘿嘿」












谁都不会想到,在这片伸手不见五指的森林里,会有这样一栋建筑。


古老的日式房屋傍山而建,从山上淌下来的瀑布正好落在一架木质水车上。


水车吱吱喳喳欢快的叫着,为庭院内居住的人提供源源不断的水源。


水顺着人工挖出的小道向下奔流,冲进庭院内,润湿了木质的走廊,也浇醒了走廊上打盹的人。


“啊啊啊啊!下雨了!!!”和泉守兼定从走廊上爬起来飞快向屋内奔去,却不了屋门紧闭……


【姓名:和泉守兼定

性别:男

种族:狼人

状态:现正一头扎在纸糊的木门里,且裤子……还在受着水车的洗礼ε-(´∀`; )】


emmmmmmmmmmm


和泉守兼定:mmp


“阿兼!你这里怎么了?”歌仙兼定闻声赶来。


于是乎,歌仙兼定就看见了这样一幅水车庭院外加和泉守屁股「不忍直视」的风景图。


再于是……


和泉守兼定被歌仙兼定从门里拔了出来。对,就是那种没有任何防护直接拔腿的那种。「亲哥」


再再于是乎


歌仙兼定大讲堂开始了!家弟不注重风雅怎么办?家弟不注重风雅,多半是欠教育,揍一顿就好了。


“唉……”歌仙兼定望天长叹,仿佛刚才被摁在地上揍的人是他一样,“阿兼,出去历练一下吧。”我也好清静几天,顺便再去老地方“偶遇”山姥切,这次一定要把他的披风洗干净!←当然这些歌仙兼定是不会说出来的~


“哈?!历练!我不去!”和泉守兼定猛地从地板上跳了起来 。


“不去?可以啊……”歌仙兼定的眼里突然多了一丝诡异的光。


“?????”←这是和泉守兼定


“嘭!”巨大的关门声响彻整个森林,一瞬间万鸟纷飞,只留下和泉守兼定和漫天鸟毛在风中凌乱……



“我♂○←↗→↓♀●※”







——————————————————————

虽然堀川小天使还没有出现,但是

依旧私心兼堀tag

「下节偶遇堀川小天使←其实并没想好。。。」













【刀剑乱舞】上学歌

「来自今天开学的愤怒产物」


鹤丸当空照


爷爷对我笑「三日月宗近:哈哈哈」


莺丸说:“茶茶茶!你从哪里来的投石兵?!”


我要杀刀匠,婶婶同意了。


它消兵,我收头。


换个刀匠明石就来了~






「明石国行限锻我又……不说了,那都是泪……」


「今天去报道了,现在刚回家,你说你家学校建那么大干什么……」

「没错,我一个高一新生,在偌大的学校里,晚上10:00,光荣的迷路了……」


「要不是那两个大哥哥和我妈,我怕现在我还在学校转悠……」

  @可洛_即使是文渣也要吹b太太 媳妇大了,不听话了……

我一定会回来的QAQ

民那QAQ

我要去上学了

短时间内可能更新不了了

不过大家放心

我答应大家的那个paro在码着

有时间我会发上来的

希望大家不要取关

QAQQQQQQQ

【土方组/兼堀】夫夫相性100问










加州清光:大家好,欢迎继续收看兼堀夫夫的相/性100问。



大和守安定:今天依旧是令人激动的后五十问呢。



堀川国广:大和守先生的屁/股不疼了吗?昨天兼先生那一脚踹的可不轻啊。



大和守安定:疼啊,所以看在我是伤员的份上,你们今天能不能快点儿答题,我要早点儿收工回家。





和泉守兼定:国广,我也是伤员,你怎么不关心一下我啊。




堀川国广:好好,关心,关心。




61.你最敏/感的地方?



和泉守兼定:拒绝回答。



堀川国广:兼先生不答,我也不说了吧。



「加州清光:安定,要不你趴在我腿上吧,我估计你坐下这趟节目来屁/股会费了的。
大和守安定:(趴·jpg)你可不许半路说腿麻。」


62.对方最敏/感的地方?


「堀川国广:这题要跳过了~
和泉守兼定:我觉得大和守现在最敏/感的地方就是屁/股了,不信清光你打一下。
大和守安定:加州清光你敢!
加州清光:(啪!)
(于是乎,现场响起了大和守杀/猪似的叫声。)」



63.用一句话形容H时的对方?


和泉守兼定:诱/人……话说怎么都是这些私/密的问题啊。


堀川国广:兼先生还是一如既往的帅气又强大呢。


「加州清光:这是后50问耶,不私/密一点就对不起“相/性”这两个字好伐。
大和守安定:(一脸虚弱)还有……兼厨的脑回路我们不是很懂……」


64.坦白的说,您喜欢H吗?

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广:喜欢。


「加州清光:(胳膊肘不小心碰到了安定的屁股)
大和守安定:(卒)(死因:尻部过度疼痛)」



65.一般情况下H的场所?


和泉守兼定:卧室


「加州清光:没有在别的地方试过了?
堀川国广:没有。
大和守安定:(手入回来)看来清光你的流/氓程度已经很高了。
加州清光:(舔嘴唇)我不介意在流/氓一点~」



66.您想尝试的H的地点?



堀川国广:卧室就好。


和泉守兼定:其实我个人还是比较喜欢野/战的,要不国广那天我们去试试?



「堀川国广:如果兼先生想的话,我们可以试一下。(人妻属性max)
包丁藤四郎:我好像嗅到了人妻的味道,在哪在哪?!
药研藤四郎:(强行把包丁拖走)」



67.冲澡是H前还是H后?


堀川国广:我是都有的,兼先生只在h后冲澡。



「加州清光:为什么?
和泉守兼定:你不觉得出/浴后身上的水雾很令人有点儿美/好的幻想/吗?
大和守安定:所以你就顺势把人家摁了。」


68.H时有什么约定吗?


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广:没有。


「加州清光:1,2,3,4,5……
堀川国广:加州先生,你在数什么?
加州清光:我在数我和安定有多少约定。
和泉守兼定:怎么会有这么多。
大和守安定:那是为了第二天我还活着的保障……」



69.您与除恋人以外的人发生过性/关/系吗?


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广:没有。


「加州清光:我也没有。
大和守安定:又没问你,再说你也没有那个胆子,如果有的话,首落死哦~
加州清光:不敢不敢~」



70.对于「如果得不到心,至少也要得到肉/体」的这种想法,您是持肯定态度呢,还是反对?


堀川国广:反对。

和泉守兼定:(犹豫了一会儿)嗯……反对。


「大和守安定:和泉守你是不是有话没说?
和泉守兼定:没有!
加州清光:真的?
和泉守兼定:我说没有就是没有,好了今天的录完了,国广我们回家。」


「离开录制场地之后」


堀川国广:兼先生你怎么了……


和泉守兼定:(把堀川国广抱进怀里)国广啊……其实刚才的第70问……


堀川国广:嗯?有什么问题吗?


和泉守兼定:如果国广以后不爱我了的话,说不定我会把国广你找个地方关起来,虽然心不属于我了,但是能得到肉/体也是极好的,我得不到的国广,谁都别想拥有……哈哈哈哈哈,很可怕的思想吧……



堀川国广:哈哈哈哈哈哈哈,兼先生你在乱想什么呢,我会永远爱着兼先生的。



堀川国广:如果兼先生不放心的话,可以现在就把我关起来啊,让我永远只看着兼先生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于是我们的节目到这里就结束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bushi)」



和泉守兼定:哈哈哈哈哈哈哈,国广你这家伙。





偷窥的冲田组:emmmmmmmmmmm




【土方组/兼堀】夫夫相性100问









51~60



「和泉守兼定和堀川国广正在来录制现场的路上」



堀川国广:(回头看)兼先生你快点儿走啊,要不然就赶不上录制了。



和泉守兼定:(沉思状)那个,国广啊……




堀川国广:怎么了兼先生?




和泉守兼定:今天出门的时候,石切丸对我说今天不宜出门。




堀川国广:唉?没有那么邪门吧……



大和守安定:和泉守!堀川!



加州清光:喂……安定你慢点啊……



和泉守兼定:你们两个怎么在这儿?



大和守安定:来主持啊!



和泉守兼定:(感到一丝不妙)主持什么?!



加州清光:当然是你们两个的相/性100问喽~



和泉守兼定:(拉着国广往回走)




堀川国广:(挣扎)兼先生你干什么?



和泉守兼定:如果让他们两个主持的话,我怕我的老底都会让他们问出来。(论安定大魔王的心脏程度)




婶婶:(不知从哪冒出来)你们两个去哪?节目要开始录制了,不想扣工资的话就快点。哦,对了,你们今天的主持人是安定和清光哟!高不高兴?



和泉守兼定:(满脸都写着高兴·jpg)



堀川国广:(拍拍兼先生以示安慰)高兴,高兴。



51.请问您是攻方,还是受方?


和泉守兼定:攻


堀川国广:受



「(您的好友“大和守不安定”已上线)
大和守安定:唉,堀川你这么快就承认自己是个受了!难道没有想过反/攻/?!
堀川国广:反攻吗?我好像真没想过。
加州清光:啧啧啧,安定,你看人家国广,多么安分,我看你也别想什么反/攻了,反正你也不可能成功,还是今晚洗干净在床上乖/乖/躺/平吧。」



52.为什么会如此决定呢?



堀川国广:因为兼先生比我高,还比我强大,而且在某些生理方面也比我出色……(脸红)



「大和守安定:某些生理方面吗~emmmm,突然有点儿羡慕堀川……
加州清光:(青筋一跳)哦~看来我是没有满/足你啊,看来今晚大和守先生想要体验一下我真正的持/久/力了?
大和守安定:(突然方张)啊哈哈哈哈,没有没有……话说今天和泉守的话好少啊,不高兴吗?
和泉守兼定:(满脸都写着高兴·jpg)」




53.您对现在的状况满意吗?


和泉守兼定:满意


堀川国广:满意



「加州清光:如果安定没有天天想着反/攻的话,我也很满意。
大和守安定: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总要有点儿追求嘛。
和泉守兼定:所以你的追求就是反/攻?
大和守安定:(记仇·jpg)(你会为你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jpg)
和泉守兼定:(老子无所畏惧·jpg)」



54.初次H的地点?



和泉守兼定:本丸公寓,我们两个的房间。



「大和守安定:这可真是近水楼台啊,堀川没和你交往以前,你不会对着人家的睡颜干过什么吧?
和泉守兼定:你和清光从小就住在一起,直到去年才表白,难道这么多年你就没有想象过清光和你××吗?
加州清光&堀川国广:(感到不妙,必须要阻止安定/兼先生!)
加州清光:安定,该下一问了(使了一个眼神)。
堀川国广:兼先生(拉衣袖)。」



55.当时的感觉?


和泉守兼定:很爽啊,还有国广的皮肤手/感很好。


堀川国广:我,我当时晕过去了,什么感觉……不记得了……

「加州清光:(捂住大和守的嘴)和泉守你可真是,也不照顾一下人家。
堀川国广:没有的,兼先生有好好照顾我的感受的。
大和守安定:(挣脱)肯定是和泉守是最后做疯……唔,唔!」


56.当时对方的样子?


和泉守兼定:无可奉告。


堀川国广:我睡过去了,不知道啊。


「加州清光:安定你可消停会儿吧(使劲摁住)」


57.初/夜早晨您的第一句话是?



和泉守兼定:早上好。



堀川国广:好……


「大和守安定:你不关心一下人家?
和泉守兼定:那是第二句话。
加州清光:这是在录节目啊喂,你们能改天找个别的地方互怼吗……
堀川国广:兼先生,算了吧。」



58.每星期H的次数?


和泉守兼定:不定


「大和守安定:为什么?(看在堀川的面子上,不跟你计较。)
和泉守兼定:本丸有多么忙,你难道不知道吗?每天累得跟狗一样。
加州清光:我赞同!
婶婶:加州清光,下周你的工作加倍,居然敢质疑我的工作安排。
加州清光:no!」


59.觉得最理想的情况下,一周几次?


和泉守兼定:一天来一次我就很满足了,再多一点儿我也不介意。


堀川国广:兼先生!


「加州清光:我也想和安定多亲密一会儿,所以工作加倍的事……
婶婶:没的商量。」


60.喜欢怎样的H呢?


堀川国广:普通的就好。

和泉守兼定:其实我更喜欢女装之类的。


「加州清光:安定~
大和守安定:别用那种口气,什么play都不行!」


婶婶:好了好了,中场休息,有什么个人恩怨赶紧去解决吧。


「于是和泉守兼定和大和守安定就去打了一架,当然两个护妻/夫狂魔也有参与」









【土方组/兼堀】夫夫相性100问











31~50:



烛台切光忠:大家好!我是烛台切光忠!很荣幸的与大家在这里做料理。



堀川国广:烛台切先生,台词好像错了呢……




烛台切光忠:哦,是吗?哈哈哈,习惯了,习惯了。



31.如果觉得对方有变心的嫌疑,你会怎么做?



和泉守兼定:不会有这种情况的,我相信国广对我的感情。



堀川国广:大概会去试探性的问一下,或者当做不知道……



「烛台切光忠:哦?国广,我还以为你的回答会和和泉守一样呢。
和泉守兼定:国广?你……
堀川国广:只是觉得兼先生那么优秀,喜欢兼先生的人肯定不少,说不定有比我还好的人呢……
和泉守兼定:(使劲亲/了国广一下)在我心里不会有比你更好的人了。」



32.会原谅对方的变心吗?




和泉守兼定:都说了没有这种情况。



「烛台切光忠:看来这一问多余了呢。」



33.如果约会时对方迟到一小时以上怎么办?



和泉守兼定:这种事情完全不可能嘛。



「烛台切光忠:为什么?
堀川国广:因为我和兼先生住在一起啊,而且兼先生也不太爱出去。」



34.你最喜欢对方身体的那个部位?



和泉守兼定:眼睛,很漂亮的蓝色啊,一看到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堀川国广:兼先生的手指很长,骨节分明,头发很柔顺很舒服,还有兼先生的……



「烛台切光忠:停停停,国广你只需要说一个就好了,不需要这么多。
堀川国广:可是兼先生真的是哪里都好啊,我都很喜欢。
(不是很懂兼厨的脑回路)」



35.对方性//感的表情是?



「烛台切光忠:(看了看题目)这真的是前五十的题目么?是不是印错了?
堀川国广:应该不会印错吧。
和泉守兼定:管它印错没印错,反正我不会说,国广你也不许说。
堀川国广:好的兼先生。」


36.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最让你觉得心跳加速的时候?



和泉守兼定:床//上?



堀川国广:两个人单独在一起的时候。




「烛台切光忠:这还没到后五十题呢,和泉守你不要开黄//腔。
和泉守兼定:可我说的是真的啊。
堀川国广:兼先生!
和泉守兼定:好好好。」




37.会向对方撒谎,擅长撒谎吗?



堀川国广:有时候会撒谎,而且兼先生一次都没有识破,应该是很擅长的吧。



和泉守兼定:我也会,但是不擅长。



「烛台切光忠:怎么知道自己不擅长的?
和泉守兼定:因为每次都会被国广识破啊。不过,国广你跟我撒过谎?
堀川国广:(吐舌头)对不起啊,兼先生。」



38.做什么事情的时候最幸福?


堀川国广:和兼先生一起做家务。



和泉守兼定:拉着国广一起偷懒。



「婶婶:和泉守兼定,从下周开始,你的工作和加州清光一样,翻倍。
和泉守兼定:国广你可不可以……
婶婶:国广你不许帮他。
堀川国广:哈哈哈哈哈,对不起了兼先生。」



39.曾经吵架吗?



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广:吵过。



40.都是些什么吵架呢?



和泉守兼定:受伤了不告诉我,是有多么不信任我。



堀川国广:兼先生不也一样……(掉金豆豆)



「和泉守兼定:(着急)国广你别哭啊,我没有要责怪你的意思,只是在担心你啊。
堀川国广:(什么都不说,继续往下掉金豆豆)
和泉守兼定:我以后再也不瞒着你了,什么都跟你说好不好。
堀川国广:(露出和善的微笑)这可是兼先生你说的哟~
和泉守兼定&烛台切光忠:……」




41.之后如何和好?



堀川国广:不知不觉就和好了呀。



「烛台切光忠:那还真是好啊。
堀川国广:嗯?烛台切先生这种语气……难道是和恋人发生什么不愉快了?
和泉守兼定:烛台切光忠你有恋人了?!谁呀?!怎么不跟大家说说,太不够朋友了!
烛台切光忠:还没表白呢,算什么恋人……
堀川国广:那,最近和烛台切先生吵过嘴的人……难道是?!
烛台切光忠:不要说啊!!!!下一题!下一题!」



42.转世后还希望做恋人吗?


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广:希望。



43.什么时候觉得自己被爱着?



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广:什么时候都觉得自己被爱着。



「烛台切光忠:什么时候都?包括吵架?
堀川国广:(用嘴表示了一个人的名字)
烛台切光忠:哈哈哈,刚才的话就当我没说过吧。」


44.您表现爱的方式是?


和泉守兼定:尽全力保护他。


堀川国广:好好打理兼先生的生活,做他最棒的助理。


45.什么时候会让您觉得“已经不爱我了”?


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广:没有


「烛台切光忠:真的?
堀川国广:长~
烛台切光忠:(欲哭无泪)下一题……」



46.您觉得与对方相配的花是?


堀川国广:满天星。


和泉守兼定:萍蓬草。


「烛台切光忠:这可真是意义深刻呢。」


47.俩人之间有互相隐瞒的事吗?


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广:有


「堀川国广:烛台切先生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烛台切光忠:没有没有。」


48.您的自卑感来自于?


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广:没有


「烛台切光忠:我也没有问题。」


49.俩人的关系是秘密的还是公开的?


和泉守兼定:都来参加这个了,能不公开吗……


「烛台切光忠:就算不来参加这个,你们两个的狗/粮也在满天飞。」


50.您觉得与对方的爱能维/持多久?


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广:(握紧对方的手)永远!


—————————————————————


烛台切光忠:(擦汗)终于结束了。



堀川国广:烛台切先生~



烛台切光忠:(光速退远)国广你有什么事吗?


堀川国广:烛台切光忠先生身上有种香香的味道呢,是什么?



烛台切光忠:哦,这个啊,是草莓大福。



堀川国广:是要做这个给长谷部先生赔罪吗?


和泉守兼定:原来烛台切你喜欢长谷部啊!



烛台切光忠:你们两个!你们两个可不许说出去……


「此时的婶婶牵着长谷部来到现场。」



压切长谷部:啊路基你要干什么?



婶婶:别说话。



烛台切光忠:尤其是长谷部,千万不能让他知道!


压切长谷部:什么事不能让我知道?


烛台切光忠:!!!!



压切长谷部:是什么事情不能让我知道?!烛台切光忠!


烛台切光忠:没有的没有!



压切长谷部:真的?



烛台切光忠:有……



压切长谷部:是什么?



烛台切光忠:……



压切长谷部:你不愿意就说算了。



烛台切光忠:那个,长谷部……



压切长谷部:什么?



烛台切光忠:(小声)我喜欢你……


压切长谷部:什么?


烛台切光忠:(大喊)我喜欢你。


压切长谷部:(嘴角一翘)哼~


烛台切光忠:(人生重来算了)



压切长谷部:我也喜欢你。



烛台切光忠:什么?长谷部君你再说一遍?


压切长谷部:(转身走)追上我,我就跟你再说一遍。



烛台切光忠:(跑过去抱住前面那人,蹭蹭~)



堀川国广&婶婶(深藏功与名)


—————————————————————



(萍蓬草——跟随你)


(满天星——关怀)

【土方组/兼堀】夫夫相性100问










21~30:



经过本电台诚心招聘「软磨硬泡」我们终于有了主持人。


一期一振:大家好,我是隔壁家庭教/育节目的主持人一期一振,为了不浪费时间(回家给弟弟做饭),我们快点开始吧。



21.你们的关系达到何种程度了?


堀川国广:该/做的都/做了……


和泉守兼定:不/该/做的也/做了。


「一期一振:嗯,看来这个节目十分危/险啊,要阻止弟弟们看了。」


22.两个人初次约会是在哪里?


和泉守兼定:嗯,是和国广确认关系之后,在本丸的后院里。


堀川国广:是的。


「一期一振:看来本丸也很危/险……
和泉守兼定:在你心里有什么对你弟弟不危险的东西吗?
一期一振:为了弟弟们快乐健康的长大,任何有潜/在危/险的东西都要防范。」


23.那时候两人的气氛怎么样?


堀川国广:记得当时在和兼先生烤红薯,吃的很开心,没怎么注意气氛。


「婶婶:好哇!原来本丸的木炭是这么没有的!」


24.那时进展到何种程度?


和泉守兼定:当时刚交往嘛,国广还是有点儿害羞,虽然现在还是这样,但比以前好多了,所以当时只有牵手和kiss而已啊。


「堀川国广:一期先生,你在写什么?
一期一振:在做一个危险地区与人物的划分,让弟弟们少靠近。
和泉守兼定:我建议把笑面青江放在危险人物的最顶端。
笑面青江:谁在念叨我?」


25.经常去的约会地点?


堀川国广:一般就是在本丸里呀,我和兼先生都比较忙,不经常出去。


「一期一振:(依旧在写写画画)嗯嗯……
婶婶:我怎么觉得一期一振马上就要和弟弟们搬出去了呢?」


26.您会为对方的生日作何准备?


堀川国广:会和新选组的大家秘密的给兼先生办一个小型的生日聚会。


和泉守兼定:多帮国广做点事,出去买点儿他喜欢的东西。


「一期一振:我觉得帮忙做事以后还是算了吧,总觉得你越帮国广那天越忙呢?话说你怎么不给他办一个生日聚会呢?
和泉守兼定:啊?聚会的事安定他们早就准备好了,提前一周,我都不知道。」


27.是由哪一方先告白的?


堀川国广:我。


「一期一振:嗯?我还以为是和泉守呢。
堀川国广:在感情方面兼先生有时候是很迟钝的,别人不说出来他自己是感觉不到的。」


28.您有多喜欢对方?


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广:非常喜欢。


29.那么,您爱对方吗?


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广:爱!


「一期一振:你们两个的爱情可真是让人羡慕呢。」


30.对方说什么会让你觉得没辙?


堀川国广:不想干活,让我帮忙什么的。


和泉守兼定:撒娇让我去干活……


「一期一振:所以和泉守你最后还是去干了?
和泉守兼定:嗯……
堀川国广:哈哈哈哈哈~」


药研藤四郎:(推门而入)一期哥!快回家吧,弟弟们等你吃饭呢。



一期一振:来了来了。



药研藤四郎:弟弟们说想去海边玩。



一期一振:那好啊,我请个假,咱们一家好好在海边玩个一两天。



摄像师A:导演,我们好像又没有主持人了。


导演:(翻杂志)没关系,我们待会儿去美食节目区走一趟。








【土方组/兼堀】夫夫相性100问









11~20:




小狐丸:好了好了,休息时间结束了。



三日月宗近:准备好了的话,我们继续吧。



11.您怎么称呼对方?


堀川国广:兼先生。


和泉守兼定:国广……


「三日月宗近:哎呀呀,和泉守没有什么亲/密一点的称呼吗?
和泉守兼定:(沉默)国广那个……
堀川国广:没关系的兼先生,这样我已经很高兴了。」


12.您希望怎样被对方称呼?



堀川国广:这样就已经很满意了。



和泉守兼定:我也很满意。



「小狐丸:宗近~
三日月宗近:哈哈哈,狐丸。
和泉守兼定:你们两个够了!(抄凳子)」



13.如果以动物来做比喻,您觉得对方是?



堀川国广:我觉得兼先生就像是黑豹一样,矫健,帅气又美丽。


和泉守兼定:国广像只黑猫呢,很可爱的。(摸摸国广的头)


「小狐丸试图去摸三日月的头,结果被躲开。」


14.如果要送礼物给对方,您会送?


堀川国广:会送兼先生一些他喜欢吃的点心。


和泉守兼定:(欲言又止)


「三日月宗近:哈哈哈,和泉守是想让堀川把他自己送过来吧。
和泉守兼定:别瞎说,国广我不是!
堀川国广:哈哈哈哈哈哈哈,为什么要送啊,我本来就是兼先生的呀。
小狐丸:宗近,我要过生日了。(期待脸)
三日月宗近:那我送你几个油豆腐?」


15.那么您自己想要什么礼物呢?



和泉守兼定:我有国广就好了,没有别的想要的。


堀川国广:我也是只有兼先生就够了。


「三日月宗近:狐丸我问你个问题。
小狐丸:你问。
三日月宗近:油豆腐和我你选谁?
小狐丸:(犹豫了一会儿)当然是你了。
三日月宗近:(瞬间变脸)你刚才犹豫了。(转身就走)
小狐丸:(快速跟上)宗近你听我说,不是这样的!(尔康手·jpg)」


由于主持人小狐丸和三日月宗近离场,现在由笑面青江暂时代替。


笑面青江:大家好,我是笑面青江。


和泉守兼定:怎么是你呀……


16.对对方有什么不满吗?一般是什么事情?


和泉守兼定:国广受伤了也不跟我说,让我很担心的,以后要告诉我。


堀川国广:兼先生也不是一样。


「笑面青江:嗯,你们两个要多交流啊,尤其是身/体上的交流。(笑)
和泉守兼定:(扶额)所以是谁把他请来的……
婶婶: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


17.您的毛病是?


堀川国广:还是太弱……


和泉守兼定:(生气)问这个干什么!国广我不是说过了吗!你一点儿也不弱!


「笑面青江:哎呀,和泉守这是在逃避自己的毛病吗?
(和泉守兼定站了起来,堀川国广拦住)
堀川国广:没有的!兼先生很完美的!
笑面青江:这恐怕就是传说中的粉丝滤镜吧。(小声)」


18.对方的毛病是?


「笑面青江:好了好了,如果你不想死的话就不要再问这个了。」


19.对方做怎样的事情会让您不快?


笑面青江:在你们答之前,咱们不要往刚才的的方面去想好不好。


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广:没有。


「笑面青江:喵喵喵?!」


20.您做什么的事情会让对方不快?


「笑面青江:这个就不要问了吧。


和泉守兼定:国广在床/上可以放开一点的……
堀川国广:兼先生!
笑面青江:不是没有吗!(抓狂)」


又到休息的时间了,哎!笑面先生!你要去哪?别走啊!您走了谁主持啊!








笑面青江:你们爱找谁找谁,我要辞职。













【土方组/兼堀】夫夫相性100问

「重来一遍,看看是哪篇有问题。。。」






1~10:
小狐丸:大家好,欢迎大家收看我们花丸TV的《夫夫相性100问》节目,今天将由我和三日月为大家主持。



三日月宗近:哈哈哈,希望我这个老爷子能派上用场吧。



小狐丸:好!下面让我们有请和泉守兼定和堀川国广。



「呱唧呱唧呱唧呱唧」



和泉守兼定:大家好,我就是既帅气又强大的和泉守……



堀川国广:兼先生……



和泉守兼定:……



三日月宗近:哈哈哈,事不宜迟,那我们就开始吧。



1.请问您的名字是?


和泉守兼定:这个还需要问?


堀川国广:兼先生要好好回答呀,我叫堀川国广。


和泉守兼定:好吧好吧,我叫和泉守兼定。


「三日月宗近:哈哈哈,和泉守还真听堀川的话呢。
小狐丸:这就是那群小孩子说的什么妻管严?
和泉守兼定:哈?我才不是什么妻管严!是吧国广!
堀川国广:哈哈哈哈哈哈哈。
和泉守兼定:国广你……」


2.年龄是?


和泉守兼定:……


堀川国广:……


「三日月宗近:哈哈哈,这可真是个难缠的问题呢。
小狐丸:三日月你还记得你多少岁吗?
三日月宗近:所以说这是个难缠的问题嘛。」


3.性别是?


「小狐丸:这个问题我们跳过。」


4.请问您的性格是怎样的?


和泉守兼定:帅气!强大!

堀川国广:嗯,比较细心吧,有点弱,老是拖累兼先生。


「三日月宗近:哦呀哦呀
和泉守兼定:国广……
小狐丸:(打断)下一问,下一问。」


5.对方的性格?


堀川国广:就如兼先生所说。


和泉守兼定:国广很细心,很体贴人,而且国广一点儿都不弱,也没有拖累我,是我最棒的助手。


「堀川国广:(脸红)兼先生……
和泉守兼定:(摸摸头)
小狐丸&三日月宗近:(老年人式关怀的眼神)」


6.两个人是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


和泉守兼定:是在土方先生那里遇到的,什么时候我就不说了,暴露年龄。


堀川国广:(乖巧点头)


「三日月宗近:(沉思)暴露年龄吗?
小狐丸:所以宗近你以后可少说什么老爷子吧。(笑)」


7.对对方的第一印象?


和泉守兼定:有点儿可爱,很小巧,以后一定会是很好的助手。


堀川国广:(因为听到和泉守的回答而脸红)很,很帅气呢……


「三日月宗近:年轻人就是容易害羞啊。
小狐丸:你不也经常害羞吗,在某些时候。
和泉守兼定:喂!你们两个不要一本正经的开黄腔好不好……」


8.喜欢对方的哪一点?


堀川国广:每一点!兼先生的每一点我都喜欢!


和泉守兼定:嗯!我也喜欢国广的每一点呢。


「小狐丸:宗近,我也……
三日月宗近:哈哈哈,我知道。
和泉守兼定:好像是我们在答题吧,怎么你们两个秀起恩爱来了……
堀川国广:(脸巨红)如果兼先生愿意的话,我们也可以秀。(超小声)」


9.讨厌对方哪一点?


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广:没有。


「三日月宗近:哦呀,异口同声啊。」


10.您觉得自己与对方相性好吗?


和泉守兼定:(搂住国广)当然好了。


堀川国广:(埋入怀中)兼先生~


「小狐丸:好了好了休息一下,待会儿继续。
三日月宗近:休息一下,休息一下。」








————————————————————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制爱国敬业诚信友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