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锻不到鹤丸不改名

something for nothing

【刀剑乱舞】论刀男们打扫卫生的二三事

「来自在学校打扫卫生区的产物」

学校paro





【清安】


大和守安定:清光快下来干活。


加州清光:等我抹好防晒霜。


大和守安定:加州清光……


加州清光:等我再戴个帽子。


大和守安定:……


加州清光:哎呀!这个笤帚这么扎手,我去戴个手套。


大和守安定:清光,再不去的话……


加州清光:安定你要不要也带一副,伤了手的话可就不可爱了。


【叮↖叮↗叮↘叮↘】


加州清光:哎,上课了耶——防晒霜都白涂了……


大和守安定:所以这都要怪谁呀……





【兼堀】



堀川国广:兼先生,今天轮到我们干值日了。


和泉守兼定:哦,国广我们走!


堀川国广:好的兼先生。「说罢扛起一把大笤帚」


和泉守兼定:国广你这是?


堀川国广:用这个会快一点儿的。


和泉守兼定:我来帮你拿着。


堀川国广:不用的兼先生,不沉的。


和泉守兼定:国广……


堀川国广:真的不用,兼先生。


「和泉守兼定同学从侧面掰过堀川国广同学的脸


kiss


【脸红·jpg(堀川国广限定)】

【捂脸·jpg(堀川国广限定)】

然后和泉守兼定就心满意足地带着堀川干值(正)日(事)去了

结果两人到第一节下课都没有回来

这真是值得让人深思呢」

【小狐三日】

小狐丸:三日月,咱们去干值日吧。

三日月宗近:哈哈哈,走吧。

「于是两个人就这么去了」

今剑:他们两个好像没有带笤帚……

岩融:但他们带了茶叶,还有茶点……

石切丸:(擦汗)这次用什么理由给他们请假呢……

【长蜂】

蜂须贺虎彻:赝品!快干活!

长曾祢虎彻:好好好。

蜂须贺虎彻:怎么可以让身为真品的我来干这等活计!真不知道班(审)主(神)任(者)是怎么想的。

「什么?扫地机?不存在的。」

【一药】

药研藤四郎:老(大)板(将),值日已经干好了。

婶婶:exm?!这么快?!

药研藤四郎:这都多亏了一期哥和家里的弟弟。

婶婶:「高三最近很闲吗……」

鲶尾藤四郎:为什么一期哥不来帮我QAQ

婶婶:你可闭嘴吧,调戏隔壁班骨喰的检讨你写完了?

鲶尾藤四郎:QAQ


【石青】

石切丸:(捶腰)终于扫完这一块了,青江你……嗯?!!!

笑面青江:(已扫出一条街)哎呀~石切丸你干♂的♂太♂慢♂了♂~

石切丸:不要开黄腔……

笑面青江:明明是你自己想歪了吧,风纪委员~

「日常黑papa机动」







————————————————————

来自卫生区的怨念……

我们学校不是轮班干卫生区嘛,一个班干一周,所以……

卫生区可想而知的大……

足足占了三分之一个学校……

「我累,但我不说·jpg」

评论(4)

热度(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