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锻不到鹤丸不改名

something for nothing

【土方组/兼堀】夫夫相性100问









11~20:




小狐丸:好了好了,休息时间结束了。



三日月宗近:准备好了的话,我们继续吧。



11.您怎么称呼对方?


堀川国广:兼先生。


和泉守兼定:国广……


「三日月宗近:哎呀呀,和泉守没有什么亲/密一点的称呼吗?
和泉守兼定:(沉默)国广那个……
堀川国广:没关系的兼先生,这样我已经很高兴了。」


12.您希望怎样被对方称呼?



堀川国广:这样就已经很满意了。



和泉守兼定:我也很满意。



「小狐丸:宗近~
三日月宗近:哈哈哈,狐丸。
和泉守兼定:你们两个够了!(抄凳子)」



13.如果以动物来做比喻,您觉得对方是?



堀川国广:我觉得兼先生就像是黑豹一样,矫健,帅气又美丽。


和泉守兼定:国广像只黑猫呢,很可爱的。(摸摸国广的头)


「小狐丸试图去摸三日月的头,结果被躲开。」


14.如果要送礼物给对方,您会送?


堀川国广:会送兼先生一些他喜欢吃的点心。


和泉守兼定:(欲言又止)


「三日月宗近:哈哈哈,和泉守是想让堀川把他自己送过来吧。
和泉守兼定:别瞎说,国广我不是!
堀川国广:哈哈哈哈哈哈哈,为什么要送啊,我本来就是兼先生的呀。
小狐丸:宗近,我要过生日了。(期待脸)
三日月宗近:那我送你几个油豆腐?」


15.那么您自己想要什么礼物呢?



和泉守兼定:我有国广就好了,没有别的想要的。


堀川国广:我也是只有兼先生就够了。


「三日月宗近:狐丸我问你个问题。
小狐丸:你问。
三日月宗近:油豆腐和我你选谁?
小狐丸:(犹豫了一会儿)当然是你了。
三日月宗近:(瞬间变脸)你刚才犹豫了。(转身就走)
小狐丸:(快速跟上)宗近你听我说,不是这样的!(尔康手·jpg)」


由于主持人小狐丸和三日月宗近离场,现在由笑面青江暂时代替。


笑面青江:大家好,我是笑面青江。


和泉守兼定:怎么是你呀……


16.对对方有什么不满吗?一般是什么事情?


和泉守兼定:国广受伤了也不跟我说,让我很担心的,以后要告诉我。


堀川国广:兼先生也不是一样。


「笑面青江:嗯,你们两个要多交流啊,尤其是身/体上的交流。(笑)
和泉守兼定:(扶额)所以是谁把他请来的……
婶婶: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


17.您的毛病是?


堀川国广:还是太弱……


和泉守兼定:(生气)问这个干什么!国广我不是说过了吗!你一点儿也不弱!


「笑面青江:哎呀,和泉守这是在逃避自己的毛病吗?
(和泉守兼定站了起来,堀川国广拦住)
堀川国广:没有的!兼先生很完美的!
笑面青江:这恐怕就是传说中的粉丝滤镜吧。(小声)」


18.对方的毛病是?


「笑面青江:好了好了,如果你不想死的话就不要再问这个了。」


19.对方做怎样的事情会让您不快?


笑面青江:在你们答之前,咱们不要往刚才的的方面去想好不好。


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广:没有。


「笑面青江:喵喵喵?!」


20.您做什么的事情会让对方不快?


「笑面青江:这个就不要问了吧。


和泉守兼定:国广在床/上可以放开一点的……
堀川国广:兼先生!
笑面青江:不是没有吗!(抓狂)」


又到休息的时间了,哎!笑面先生!你要去哪?别走啊!您走了谁主持啊!








笑面青江:你们爱找谁找谁,我要辞职。













评论(1)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