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mething for nothing

【土方组/兼堀】夫夫相性100问











31~50:



烛台切光忠:大家好!我是烛台切光忠!很荣幸的与大家在这里做料理。



堀川国广:烛台切先生,台词好像错了呢……




烛台切光忠:哦,是吗?哈哈哈,习惯了,习惯了。



31.如果觉得对方有变心的嫌疑,你会怎么做?



和泉守兼定:不会有这种情况的,我相信国广对我的感情。



堀川国广:大概会去试探性的问一下,或者当做不知道……



「烛台切光忠:哦?国广,我还以为你的回答会和和泉守一样呢。
和泉守兼定:国广?你……
堀川国广:只是觉得兼先生那么优秀,喜欢兼先生的人肯定不少,说不定有比我还好的人呢……
和泉守兼定:(使劲亲/了国广一下)在我心里不会有比你更好的人了。」



32.会原谅对方的变心吗?




和泉守兼定:都说了没有这种情况。



「烛台切光忠:看来这一问多余了呢。」



33.如果约会时对方迟到一小时以上怎么办?



和泉守兼定:这种事情完全不可能嘛。



「烛台切光忠:为什么?
堀川国广:因为我和兼先生住在一起啊,而且兼先生也不太爱出去。」



34.你最喜欢对方身体的那个部位?



和泉守兼定:眼睛,很漂亮的蓝色啊,一看到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堀川国广:兼先生的手指很长,骨节分明,头发很柔顺很舒服,还有兼先生的……



「烛台切光忠:停停停,国广你只需要说一个就好了,不需要这么多。
堀川国广:可是兼先生真的是哪里都好啊,我都很喜欢。
(不是很懂兼厨的脑回路)」



35.对方性//感的表情是?



「烛台切光忠:(看了看题目)这真的是前五十的题目么?是不是印错了?
堀川国广:应该不会印错吧。
和泉守兼定:管它印错没印错,反正我不会说,国广你也不许说。
堀川国广:好的兼先生。」


36.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最让你觉得心跳加速的时候?



和泉守兼定:床//上?



堀川国广:两个人单独在一起的时候。




「烛台切光忠:这还没到后五十题呢,和泉守你不要开黄//腔。
和泉守兼定:可我说的是真的啊。
堀川国广:兼先生!
和泉守兼定:好好好。」




37.会向对方撒谎,擅长撒谎吗?



堀川国广:有时候会撒谎,而且兼先生一次都没有识破,应该是很擅长的吧。



和泉守兼定:我也会,但是不擅长。



「烛台切光忠:怎么知道自己不擅长的?
和泉守兼定:因为每次都会被国广识破啊。不过,国广你跟我撒过谎?
堀川国广:(吐舌头)对不起啊,兼先生。」



38.做什么事情的时候最幸福?


堀川国广:和兼先生一起做家务。



和泉守兼定:拉着国广一起偷懒。



「婶婶:和泉守兼定,从下周开始,你的工作和加州清光一样,翻倍。
和泉守兼定:国广你可不可以……
婶婶:国广你不许帮他。
堀川国广:哈哈哈哈哈,对不起了兼先生。」



39.曾经吵架吗?



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广:吵过。



40.都是些什么吵架呢?



和泉守兼定:受伤了不告诉我,是有多么不信任我。



堀川国广:兼先生不也一样……(掉金豆豆)



「和泉守兼定:(着急)国广你别哭啊,我没有要责怪你的意思,只是在担心你啊。
堀川国广:(什么都不说,继续往下掉金豆豆)
和泉守兼定:我以后再也不瞒着你了,什么都跟你说好不好。
堀川国广:(露出和善的微笑)这可是兼先生你说的哟~
和泉守兼定&烛台切光忠:……」




41.之后如何和好?



堀川国广:不知不觉就和好了呀。



「烛台切光忠:那还真是好啊。
堀川国广:嗯?烛台切先生这种语气……难道是和恋人发生什么不愉快了?
和泉守兼定:烛台切光忠你有恋人了?!谁呀?!怎么不跟大家说说,太不够朋友了!
烛台切光忠:还没表白呢,算什么恋人……
堀川国广:那,最近和烛台切先生吵过嘴的人……难道是?!
烛台切光忠:不要说啊!!!!下一题!下一题!」



42.转世后还希望做恋人吗?


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广:希望。



43.什么时候觉得自己被爱着?



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广:什么时候都觉得自己被爱着。



「烛台切光忠:什么时候都?包括吵架?
堀川国广:(用嘴表示了一个人的名字)
烛台切光忠:哈哈哈,刚才的话就当我没说过吧。」


44.您表现爱的方式是?


和泉守兼定:尽全力保护他。


堀川国广:好好打理兼先生的生活,做他最棒的助理。


45.什么时候会让您觉得“已经不爱我了”?


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广:没有


「烛台切光忠:真的?
堀川国广:长~
烛台切光忠:(欲哭无泪)下一题……」



46.您觉得与对方相配的花是?


堀川国广:满天星。


和泉守兼定:萍蓬草。


「烛台切光忠:这可真是意义深刻呢。」


47.俩人之间有互相隐瞒的事吗?


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广:有


「堀川国广:烛台切先生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烛台切光忠:没有没有。」


48.您的自卑感来自于?


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广:没有


「烛台切光忠:我也没有问题。」


49.俩人的关系是秘密的还是公开的?


和泉守兼定:都来参加这个了,能不公开吗……


「烛台切光忠:就算不来参加这个,你们两个的狗/粮也在满天飞。」


50.您觉得与对方的爱能维/持多久?


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广:(握紧对方的手)永远!


—————————————————————


烛台切光忠:(擦汗)终于结束了。



堀川国广:烛台切先生~



烛台切光忠:(光速退远)国广你有什么事吗?


堀川国广:烛台切光忠先生身上有种香香的味道呢,是什么?



烛台切光忠:哦,这个啊,是草莓大福。



堀川国广:是要做这个给长谷部先生赔罪吗?


和泉守兼定:原来烛台切你喜欢长谷部啊!



烛台切光忠:你们两个!你们两个可不许说出去……


「此时的婶婶牵着长谷部来到现场。」



压切长谷部:啊路基你要干什么?



婶婶:别说话。



烛台切光忠:尤其是长谷部,千万不能让他知道!


压切长谷部:什么事不能让我知道?


烛台切光忠:!!!!



压切长谷部:是什么事情不能让我知道?!烛台切光忠!


烛台切光忠:没有的没有!



压切长谷部:真的?



烛台切光忠:有……



压切长谷部:是什么?



烛台切光忠:……



压切长谷部:你不愿意就说算了。



烛台切光忠:那个,长谷部……



压切长谷部:什么?



烛台切光忠:(小声)我喜欢你……


压切长谷部:什么?


烛台切光忠:(大喊)我喜欢你。


压切长谷部:(嘴角一翘)哼~


烛台切光忠:(人生重来算了)



压切长谷部:我也喜欢你。



烛台切光忠:什么?长谷部君你再说一遍?


压切长谷部:(转身走)追上我,我就跟你再说一遍。



烛台切光忠:(跑过去抱住前面那人,蹭蹭~)



堀川国广&婶婶(深藏功与名)


—————————————————————



(萍蓬草——跟随你)


(满天星——关怀)

评论(1)

热度(37)